疫情

昨天午後開車返家途中,在約五米的鄉間小路,前面一部機車
似乎悠閒地騎著,忘了補油門,大麥在他身後喇叭提醒
他回頭脫下口罩,朝我引擎蓋吐了口濃痰,繼續緩速前進

而我該下車跟他輸贏,還是狠心把他撞倒,抑或是報警處理
大麥選擇了跟在他後,緩速前進,當個縮頭烏龜,回家再沖洗就好

疫情使人難受,沒必要再添事,或許我的喇叭聲碾壓到他的理智線
應該是我的不對。。
這期間戴上口罩,雖只剩下無神的雙眼,心底熱情未滅,凡事冷靜
如同這次難料的疫情,忍忍就過